祥和、关爱、团结、尊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记温哥华中国大专院校校友会2008年圣诞聚会
作者:齐鲁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听闻温哥华中国大专院校校友会举办"2008年圣诞晚会" ,赶去参加了,嘿! 还真远,路上花了差不多一个钟点,天又不仃地下着雨,气温也低。心想参加晚会的人大概不会多的,及至到了会场推门而入,哇! 坐的、站的、说着话的,高朋满座、真不少。一位年青的主持正拿着话筒,气宇轩昂、谈笑风生地说着话,不时引得大家开心地满堂大笑,好气氛,赶紧找个位子坐下,让自己浸润在这阳阳暖意、热烈欢快的氛围中。
         有人对我讲, 说是说"晚会",其实校友会的许多会员一早就赶去"早会"了,其中大多数还是女性。她(他)们要做布置会场、搬运桌椅、整理场地、准备点心饮料等等许多看来琐碎、却是晚会顺当举行所必需的后勤保障事务。等到忙仃当,这些会员胸襟挂出的标记都是"义工"。义工做了全部淮备工作,那么理事们哪里去了? 噢!原来理事们就是这么多的义工中的一部份人。她们说 :"理事又不是官,理事本来就是义工嘛!"。多好的话! 被选为理事后,她(他)们真的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会员、就是一个为大家服务的义工。
       我原本想看看就走的,一坐下来就是不了了,听到了老会员介绍创会的艰难、对新会员、年轻会员的真诚希望和期待,也听到了不少刚刚满 "周岁"的新会员的心声,其中有一位的发言很有代表性,他说 "校友会在温哥华成立那年,我们有的人刚刚在中国出生,有的只有一、二岁,前辈们24年前辛苦播种培育的树苗,现在长成大树了,我们没有浇水也没有施肥,倒是现成乘凉来了,心里不踏实,想想不能光乘凉,要把校友会的火炬一棒一棒地传下去 ,才能经久不熄 "。一位老校友对我说,"别看他是个80后,讲的话有道有理,我听得进" 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新老校友之间融给、祥和的气氛,上一辈和下一代的相互尊重、相互爱护的精神,决不是咀上说说罢了。
       当自助晚餐己经吃到一大半的时侯,只见一位廿年前的老杨会长、现在的顾问,典着将军肚,端着一大锅 猪脚汤,吃力地走进会场,通红的脸、满头的汗,对大家说 :"对不起,来晚了,天黑找不到会场,耽误了大家吃饭,实在不好意思" 。一个年过七十的创会时期的老会长,在家里亲自煲了一大锅家乡印尼特色的汤,亲自驾车,亲自端着这锅热腾腾的汤,爬楼送到会场,给晚辈们下饭、驱寒,自己累得气喘嘘嘘,你说能不感动在场的小辈和新校友吗?你甭去问新校友的感想了,从他们开始时惊讶的表情、又赶快抡上前去接锅、把老会长扶到椅子里坐下的行动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       主持人拿看话筒大声说: "现在拍集体照,请六十五岁以上的老校友坐在第一排,两个未来的校友小朋友也在第一排,女校友第二排,年富力壮的男校友可以站在后排椅子上,也可以散立两旁 "。有这种编排吗? 没见过,至少在这里没见过,以住的"模式"是,会长居中,理事两厢,其他散兵游勇随便站,现在倒好,把"论资排辈"改成了"论辈排位"了,而理事们都不知道隐到照片的那个角落里去了。我倒并非认为这种做法有推而广之的必要,然而这正体现了校友会的理事会对老会员、老前辈的尊敬与尊重,把老人们推到最显著的地位,显示他们应得的礼遇和荣誉。这不正是在校友会内部静悄悄地、大力地推行着一种有形无形的,我们一直在提倡的尊老爱幼的美德和团结祥和的精神吗?
       我在校友会用过了每个校友带来的丰盛的自助餐时,已是晚上七时半左右,舞会将要开始,临近八点钟时侯却还有校友拎着食盒匆匆赶来,这是临时加班、误了时间、又舍不得校友会聚会的朋友,一脸歉意但又有"终於赶来了" 的兴奋。
       询问了负责登计的义工小姐,她告诉我巳经有一百三十多位校友到会,许是历来参加人数最多之一。八点过后我离开会场,在门口遇到好几个单身的和夫妇对的校友,正一面忙着收雨伞一面打招呼,兴葱葱地走向会场参加舞会去,真是吸引人呀! 后来听说晚会直到晚上十一时在意犹未尽中才结束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理事告诉我,这次圣诞聚会有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参加了。还有十几个兄弟侨团的负责人也参加了,他们中有不少人是身肩双重会藉身份来的,既以校友会会员身份参加同乐和同步,又以兄弟侨团负责人身份祝贺和共进。显示了华人、华裔侨团之间的亲密和无间。
      还有很多动人的人与事,不想一古脑端出来,这些有见证的事实留着以后可能会有用!
参加圣诞聚会的所有校友都能见证: 祥和、关爱、团结、尊重的气氛始终是校友会的正气,中国大专校友会正在继承传统、开创未来、越办越好的路上前进。